2010年4月29日星期四

反山埃斗士---张少平先生逝世一周年纪念

转载自 :抗山埃保家园
向您致敬!
您的遗愿,有我们来接替您完成!

背水一战,绝不妥协!

2010年2月26日星期五

只是下一场冰雹那么简单?

转载自 :抗山埃保家园

劳勿县多地区昨日下了一场夹着冰粒的“雨” ,伴随强风袭击带来巨大伤害。风灾发生过后,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的主要道路入口被封锁。
你知道吗?金矿将有毒泥渣和废料,倒入一个能够存放200万吨泥渣的深坑里,没有采取任何防止泄漏和污染的措施,所以实际上单单只是下一场雨就能够对劳勿的水源造成严重的污染。地面水源和地下水源一旦遭受污染,足以让整个劳勿甚至雪兰莪州的水源使用者受到严重伤害。
环境与工业安全顾问曾经质疑山埃的存放方式并不符合安全标准,一旦金矿区内发生淹水将会是一宗严重的泄漏意外。
你是否知道8个大槽可是24小时露天作业,里面装着满满的是混合了泥土的山埃液,单单一个大槽就高达3层楼宽数十公尺。
video
四季常夏的马来西亚,都会发生如此骇人的“冰雨”,可是政府部门和官大爷们不需要白纸黑字,就可以保证意外绝对不会发生。最后惟有祈求上苍怜悯,这场预料之外的风灾意外,并没有在金矿范围内造成任何的泄毒意外,因为在金矿封锁的范围之内,即使发生土崩倒塌污染泄漏甚至死伤事件,我们还是会被蒙在鼓里,进而来不及逃生

话说回头,被重重封锁的金矿除了树木倒塌,究竟还受到什么影响?昨天发生的就只是一场冰雹和风灾那么简单吗?

勞勿刮強風下冰雹

转载自《星洲日報/東海岸》‧2010.02.24

(彭亨‧勞勿)睛空萬里的下午突刮強風,狂風帶來冰雹和大雨之餘,也吹倒市區多棵大樹和燈柱,並刮走屋頂,截稿為止,未知多少住家受到影響,估計數十間住家和轎車受到破壞。

傳出風災的地區包括勞勿市區敦拉薩路、拿督阿都拉路、立卑路、陳衷花園、市區新商業市鎮、雙溪內、武吉公滿和新巴力。

強風刮倒路旁老樹、車棚、路旁站立式招牌和多間商店的招牌,幸未有傷亡報告。

週三(2月24日)下午4時20分左右,突然響起巨大的雷聲,然後冰雹拍擊聲啪啪響,狂風和暴雨把街上市民嚇得不知所措。

雨水在20分鐘後轉小,並在5時左右停止,不過這已經給受影響的地區帶來巨大的破壞。

倒樹“封路”壓中數車

陳衷花園多棵大樹倒下,車輛不能出入主要道路,新巴力老人院被掀走一小部份的屋頂,而位於立卑路新巴力新村處的卡里亞瑪興都廟,一棵老樹被連根拔起,小廟屋子應聲斷樑塌下。

武吉公滿金礦公司的主要大路被倒樹“封路”,根據村民,金礦公司範圍內多棵大樹應腰而斷,壓中數輛車

面對如此巨大的風災,勞勿市民莫不駭然,紛紛致電記者報告災情。

採訪手記

最嚴重的風災!

我不得不說,這是我採訪風災新聞以來,最為嚴重的一場風災。

下午勞勿的天氣還是熱得令人感到煩悶。4時20分和同事佩珍在網上談採訪事物時,辦事處外突然傳來巨大的暴風雨聲,從窗口望出去,街上一片白茫茫,此時耳邊也傳來重物拍打聲。

心裡想,不如打個電話給同行,叫準備採訪水災新聞。

立卑路下冰雹

念頭剛轉起,手機響了,致電者說,快來立卑路,下冰雹了。

拿起手機,還來不及,卻發現晶片失蹤了,心急之下,只有以另一張較小記憶容量的晶片取代。
下樓後,暴風雨持續著,發現情況不對,怎麼遍地都是屋瓦?這時手機不斷響起,有者說下冰雹,有者說倒樹掀頂,災情非常嚴重。

匆匆向商家買了把雨傘,冒著大雨出發採訪,可是,雨是那麼的大,相機和衣褲也被淋濕。

倒樹處處災情嚴重

四處巡視,災情很嚴重,倒樹處處,聽說新市鎮的MARY BROWN快餐店的玻璃也被吹破了。

為了趕稿,我沒法詳細瞭解詳情,只見快餐店的照牌被大風吹下,屋頂被破壞,雨水流入店內,而店員則忙於打掃地上玻璃,狂風有沒有吹破鏡子,我暫時無法得知。

在數個災區轉來轉去,電話不斷,可是時間迫人,我無法每一個地區去拍照和做訪問,唯有借此說聲抱歉,謝謝讀者們!

拿督阿都拉路的美觀型電燈柱禁不住狂風的吹襲而倒下,險些擊損轎車。(圖:星洲日報)

立卑路旁小食檔的檔棚被強風吹起。(圖:星洲日報)

興都廟旁老樹被連棵拔起,神廟小屋也被壓倒。(圖:星洲日報)

新財喜酒家旁的門被狂風吹倒。(圖:星洲日報)

招牌也被吹下。(圖:星洲日報)

新商業市鎮卷片被狂風破壞。(圖:星洲日報)

新巴力陳碧福的轎車被車棚壓中。(圖:星洲日報)

金礦公司主要道路被封路。(图:星洲日報)

2009年12月5日星期六

从法院到医院

文章转载自 ::抗山埃保家园

黄主席,Encik Mustapha,邱伯提着疲惫身躯离开法院。
从紧急室的玻璃透望邱伯做检查,
拍下照片让劳勿人看看白发的老人家是何等坚持,
再困难他们从不放弃大家也不要放弃!

大财团上诉向老人家讨堂费,

3个老人清早5点抹黑出发,

9点钟准时到法院听审。

自金矿做出上诉之后,

他们已经不止一次奔波,

隔2-3天就驱车前往吉隆坡。

担忧令他们食不下咽,

但是却反复对着律师说:

“我们不会因为这样而妥协退缩,

为了下一代,没有后退的路。”


忙了一天,我们引领不识路的他们

离开Putrajaya的法院,

他们以不灵活的驾驶速度尾随在后。

一个来电,大家都紧急转换方向

“Uncle Hew突然觉得心脏抽痛,

赶快去医院!”


到达Hospital Kecemasan Putrajaya,

眼见邱伯右手紧压心脏位置,

脸上露出痛苦表情,

搀扶下急步冲入Bilik Kecemasan。

进行ECG和医生详细问诊检查后,

医生诊断邱伯乃突发心脏抽搐,

约莫1 小时心痛感觉才缓缓减轻。

邱伯领药后执意返回武吉公满:

“天天‘吸毒’都不怕了,

两个小时车程不用怕!”


3个老人家又顶着蒙蒙细雨,

开往那充满毒气仍不离不弃的老家
—武吉公满。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想起那年老的身躯还要历此风霜,

对于金矿妄顾人命赶尽杀绝,

只能说甘先生

种什么因务必得什么果!

害人终会害己!

2009年11月19日星期四

你愿意加入后援会吗?

很多人希望为抗山埃保家园出份力!

眼看生命和家园已经危在旦夕,
忙碌或能力有限已经不能成为推却的借口。

你愿意加入后援会吗?
以更具体更实际的行动展开技术性抗争。
全新的运动方向已经拟定,
我们必须注入更多力量加强内部组织。

11月23日(星期一)
晚上8点钟,
我们在吉隆坡会有一个会议。
有兴趣的话,请以电邮方式联络。

e-mail : bancyanide@gmail.com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2009年11月9日星期一

大家齐心反山埃

怒猶存難平息
利益被摒棄
官狗聲言無害
豺狼之誰不知
漲飽口袋民意
無恥齷齪如
但願賣華化塵


*** *** *** *** *** *** *** ***
這是去年憤怒之下的隨寫。
一年前,一年後,變化甚大。
我們的反山埃陣容也在日益擴大。
金礦還未滾蛋,同志尚需努力。
大家加油,我相信正義長存。


文章转载自:抗山埃保家园

2009年11月4日星期三

布条重见天日!

文章转载自:抗山埃保家园

昨日在得知布条被强行拆下后,有一位白发斑斑,勇敢的老村民只身到县议会去找负责人理论讨回公道。他问道:“民众会堂,顾名思义是民众进行活动的地方,我们把印有民众心声的布条悬挂在属于民众的地方,有何不可?况且我们已悬挂了两年多。。。。。。”

理直,则气壮!有关负责人或许自知理亏,或许良心发现,抑或许想息事宁人,在以缴付少许款项为条件后,归还了被拆去的布条,还批了3个月的布条悬挂贴纸!

失而复得的心情是兴奋的!激动的!特此向勇敢的老人家致敬!

因经历多年日晒雨淋而损坏的布条在热心女同乡的协助下修补好后,于昨日下午四时正,由数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家把它重新挂上。
眼看几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家不顾自己安危攀高挂布条,不禁心酸!

他们无所惧,不畏苦,到底是为了什么?

但求下一代能在健康安全的环境中健康快乐地成长啊!

这个简单的要求,很过分吗?

抗战的道路,虽然我们还看不到尽头,但肯定的是,我们会延续您们不屈不饶的精神,继续坚持到底。。。

背水一战,绝不妥协!

2009年11月2日星期一

连布条也不放过。。。

文章转载自::抗山埃保家园

前几天就听闻同乡告知几位县议会执法人员在警方的陪同下,来到武吉公满民众会堂前,对悬挂在会堂前的布条指指点点,徘徊了半句钟后才离开。孰不知,原来那是布条被强行拆除的先兆!

约六位执法人员今早11时许,驾驶附云梯的车辆抵达民众会堂欲拆除悬挂已久的布条。几位村民前去交涉阻止不果,最后印有表达抗山埃意愿的布条被强行拆除!拆除理由是:“违法悬挂”!

为何当初村民如法去向县议会申请准证时却受到诸多刁难,以“没注册团体”为由被拒?标准在哪里? 只有两幅村民于观音诞祈福请愿的布条逃过了被拆的命运!理由是:“不懂它写什么!”

武吉公满村民主办中秋晚宴,警方千方百计阻扰:

不准谈“山埃” - 算了!我们不谈!

不准穿青衣 - 忍了!我们不穿!

如今,竟连布条也不放过!

同是马来西亚人民,为何唯独武吉公满村民矮人一截,不被尊重,性命如此不值钱?基本人权对我们而言,只不过是奢想!

布条被拆除后,细雨随之徐徐落下。似乎连老天也同情武吉公满的不幸遭遇,为武吉公满而哭泣。。。。。。

2009年10月27日星期二

不能说的秘密,不能不说!

此文转载自: 《文情并茂》

在一个布满言论地雷的国度,政府应该考虑推出言论规范指南,清楚列明哪一些字眼不能在公开场合使用,同时详细说明,犯规者将会面对哪一条严刑峻法。

这么一来,讲话的人不用提心吊胆、聆听的人无需担惊受怕、被讲的人更免得对号入座,社会秩序肯定有所保障,人民政府必能相亲相爱。

早前彭亨州劳勿居民,趁着中秋与屠妖双佳节,在县内武吉公满新村的华小礼堂,举办了一场千人团结晚宴。本着首相终日挂在唇边的一个马来西亚精神,这类民间自发交流活动应该获得鼓励和赞扬。

然而,当地警方却如临大敌,在宴会前夕紧张兮兮地召见数位居民代表,警告他们不准在宴会中提及“山埃”这个化学名称,不然就会被秋后算账。宴会当晚,尽责的警方派人全程监督,同时还充当宴会摄影及摄录师。

山埃”这个两个字讲了出来会扰乱当地秩序、造成人名伤亡、抑或引起社会恐慌?
与武吉公满村民住家一条马路之隔的当地金矿,每天都使用1.5吨山埃提炼黄金。使用山埃被认定是安全的,口提“山埃”却反而是危险的?

就算台上的不准讲,难道台下的就不会讲?就算台上台下千多张嘴都被封了,居民回家后不能讲?当局要不要在每家每户安装监听器,以确保大家都不准讲?就算封得了嘴巴,当局锁得了人民的脑袋吗?

一些早已公开的事实,若还继续当作不能说的秘密来处理,只会沦为社会大众的笑柄。

敏感字眼不能说,历史故事该可以讲吧!

西周时期,周厉王高压管制民众舆论,对朝廷不满而窃窃私语者一旦被发现,就被立即处死。周厉王对自己的管制言路的手段沾沾自喜。大臣召公进谏:“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水蓄积过多,一旦決口,定会造成惨重伤亡;不准人民说出心底话,亦是一样的道理。”

周厉王无动于衷,仍然一意孤行。周朝最终爆发了规模浩大的武装起义,推翻了周厉王的暴政。厉王被逼流亡在外十四年,最后死于异乡。

相隔了将近三千年后的今天,有些人的思维和三千年前的古人相比,显然没有多大分别。

时代不同了,人民的思维进步了,执法单位也是时候长大了。

2009年10月19日星期一

呜。。。妈咪。。。

文章转载自 :抗山埃保家园

好不容易获悉妈咪回来了,一行逾廿名的孩儿心中满怀希望与期盼地到劳勿大草场去见她。

等到妈咪结束在台上简短有力的演说,欲趋前相认的时候,却看着妈咪以急促的脚步离开,是因为她远远就闻到孩儿身上发出的乳臭味吗?

手中握着的备忘录颤抖着,追上去的时候,多位警察哥哥出现面前,阻扰着母子相认时刻,甚至以巨大只手,拉着其中孩子的手臂,遮挡去路。

眼见这一切,妈咪并没有停下脚步多看一眼,何其忍心对亲生儿避而不见?

孩儿无奈,想回到现场找记者叔叔帮忙寻找妈咪。。。

警察哥哥竟对其中的孩儿恶言相待:“这是马来人的集会,其他族群休想在这里捣乱!”孩儿很奇怪:“马来人集会?”换来坚定的回答:“对!马来人的聚会,不要在这里捣乱!”孩儿想不透:“我们敬爱的首相不是说一个大马吗?为什么有分马来人和华人?”(这不是为了庆祝开斋节,屠妖节和中秋节而举办的聚会吗?)或许警察哥哥重患口齿失调症:“我没讲过!你有什么证据?如果要参与聚会的话,请穿好好穿正当的衣服来!”

原来穿青衣出席是不被受欢迎的,难怪妈咪会避而不见。。。孩儿无言对苍天!到底孩儿做错什么?只因为一件青衣吗?为何要见妈咪一面都如此困难?孩儿最后选择默默离开,脚步是沉重的,心是碎的。。。

在远处看着璀璨的红色心形烟花出现夜空中,孩儿们感触:难道妈咪的笑容,就像烟花般- -刚出现的时候很灿烂,升上夜空后不久就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一袅轻烟,瞬间即逝,留下呛鼻的毒气味。



求求大家帮帮忙寻找我的妈咪。。。

劳勿千人宴禁谈山埃;村民显创意凭歌寄意

新闻转载自 :独立新闻在线

【本刊陈慧思撰述】在禁谈山埃、金矿和异味、禁止讲座会穿场等重重限制下,武吉公满新村村民发挥创意,在昨晚的“把根留住·爱劳勿”千人中秋晚宴上以“嘟嘟”替代“山埃”并“凭歌寄意”,带出反对山埃采金的讯息。

劳勿武吉公满反对山埃委员会昨晚举办的“把根留住·爱劳勿”千人中秋晚宴突破警方的限制,以各种创意的方式带出反对山埃采金的讯息。千人宴因警方的刁难而临时改到武吉公满育华小学举行,并取消原订穿场进行在讲座会,可是前天警方再度召见村民,开出“禁谈山埃、金矿和异味”的条件,以致这一场旨在凝聚劳勿人力量反对山埃采金的千人宴禁忌重重。
由于千人宴禁谈山埃,身穿“抗山埃,保家园”T-恤的筹委、村民等被迫将T-恤倒反了穿(上图),两位表现突出的司仪发挥创意,改编歌曲唱出村民担心山埃采金危害人体的心声,并以“嘟嘟”替代“山埃”。 她们改编王菲的歌曲《我愿意》唱道,“嘟嘟是一种很毒的东西,随风而行,无声又无息,出没在村里,转眼跑进我们身体;我无法承受,特别是夜里,哦……它令我无法呼吸……我们求求你,我们求求你,我们求求你,装置探测器,只要你借出,空气探测器,我们的村子有转机;我们因为你,我们因为你,我们因为你,就快要断气”
她们还改编了邓丽君的《但愿人长久》,唱道:“我们很忧愁,真的想爆头,为何明明很危险,他们说很安全?我有一个心愿,把它赶出家园,从此不再辗转难眠,人人展笑颜,大家来团圆。”

何启文代大臣赴会
村民倒反穿主题衣


主办单位原先邀请领养武吉公满新村的彭亨州州务大臣安南耶谷(Adnan Yaakob)主持开幕,惟他没有应邀出席,并要求彭亨州行政议员兼地方政府环境委员会主席何启文赴会。何启文致开幕词时表示,安南耶谷因公务在身无法亲临开幕,并要他代为向大会致歉。

他致词时主动提及山埃采金的课题。他表示,彭亨州政府非常关注山埃采金的课题,一个月前州务大臣主持政府高层会议时已声明会评估采金课题,并指示各部门总监呈上最新的报告,大臣也承诺拨出一天时间到武吉公满巡视。

无论如何,村民似乎不甚满意其解释,他移步时村民纷纷喝起倒彩。

尽管警方禁止讲座会穿场,主办单位还是邀请了来自武吉公满新村的时事评论员凌国文、远道从吉隆坡赴会的隆雪华堂执行长陈亚才和环境顾问陈慧君上台致词。倒反穿着“抗山埃,保家园”T-恤的陈亚才上台发言时笑言,当他走到村子时,数名村民善意提醒他,他的衣服穿倒反了。因此,他说:“颠倒是非的事情,人家一看就明白了。”

凌国文则揶揄到,我国语言禁忌重重,现在就连化学名称、蒙古人的名字也不能讲,可是何启文致词时主动提及山埃,那么“开明的政府是否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他表示,既然何启文把话说开了,身为主人家的武吉公满村民亦该回应一下。他说:“安全要以白纸黑字、坦坦荡荡、磊磊落落来讲,不是口头承诺。长期在村里放置空气测量器才是最客观有效的方法。”

如证明气体危害人体
何启文:将关闭工厂

早前彭亨州环境局曾在武吉公满新村内安置空气测量器六天,报告显示空气没有遭到污染,每日嗅到异味的村民不满测量结果,遂向州政府争取在村内长期放置空气测量器。
问道州政府会否答应村民的要求,何启文(上图)向《独立新闻在线》表示,由于州环境局资源有限,该局还需先向联邦确认,联邦是否可供应一部测量器,供长期放置在武吉公满新村。至于州环境局何时可确认联邦是否可以提供该测量器,何启文答道这将在部门会议上讨论。

他补充,这部仪器可以鉴定出空气中的七到九种气体及其危害,一旦确定工厂排出的气体会危害人体,州政府将采取严厉行动对付工厂,包括关闭工厂。

提及村民已经嗅到异味,异味已影响了他们的生活,何启文表示:“我先会问,气味怎么来?”他表示,异味的来源需要由专家鉴定,并有数据和证据支撑,作为负责的州行政议员,他将继续监督此事。

另一方面,他指出,金矿公司每日都会进行水源测量,官员每隔数周亦会前来测量水源,根据各部门的报告,目前金矿厂排出的废水的山埃指数是零。

无论如何,继小鸟、壁虎等小动物离奇死亡后,昨天村民发现附近附近一个公园的大批鱼儿离奇死亡,令村民人心惶惶。陈慧君昨晚致词时表示,日前村民告诉他,离奇死亡,她的第一个反应是,中毒了,她表示,当鱼虾没有生命时,就表示环境已经受污染了。

另有新闻报道于独立新闻在线 - 警方施压取消穿场讲座 爱劳勿千人宴禁谈山埃

2009年10月14日星期三

假如鱼儿会说话

武吉公满路路旁的湖畔休闲公园,是许多劳勿人早晨和傍晚的好去处。一边运动,一边欣赏美景,不亦乐乎!





如今好景不再,无数鱼儿不幸离奇死去,浮尸湖中,湖畔的空气弥漫着阵阵尸臭味!





据每日来此跑步两趟的赖先生透露,这个异样发生于上个星期一的傍晚。







活生生的鱼怎么就这样死了?

巧合的是,昔日采金的劳勿井就位于距离湖十多公尺的地方!(其深度达1200公尺,是众井之最!)



掘指一算,鱼儿离奇死亡至今已有8天,为何有关当局至今仍未采取任何行动?如彻查鱼儿离奇死亡原因,化验水质,清理鱼尸等等。

它们是遭人蓄意毒害??抑或湖水已受到污染导致它们无法再生存下去???

假如鱼儿会说话,它会控诉些什么?

文章转载自 :抗山埃保家园

2009年10月12日星期一

1011中国报报道



勞勿武吉公滿村民
登門找黃燕燕解困


(吉隆坡10日訊)“可否伸出援手,協助尋找黃燕燕?”

馬華特大小插曲,彭亨勞勿武吉公滿新村村民因平日求見無門,只好趁馬華特大期間,到馬華中央黨部,登門尋找馬華副總會長兼勞勿區國會議員拿督斯里黃燕燕。

村民代表丘雪桃指出,該新村村民多次約見黃燕燕不果,致函后者求見又沒任何回應,村民苦無其他管道下,唯有前來馬華中央黨部。

“我們一行數人昨晚從勞勿驅車抵達吉隆坡,希望見到黃燕燕,以要求政府在武吉公滿長期放置空氣測試儀器。”

她說,武吉公滿新村的山埃采金問題糾纏3年,有關金礦全面開采至今已達8個月。

“自此,數百名村民不約而同患上呼吸道、眼睛和皮膚毛病,我們希望黃燕燕出面交待及證明我們能安全居住。”

2009年10月3日星期六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人月两团圆

祝贺各位博友,武吉公满的村民,全天下的善心人中秋节快乐
希望世界和平,经济百花齐放,地球受到保护,武吉公满远离山埃,全人类远离天灾人祸。

2009年10月2日星期五

一份来自海外的祝福与关怀

一份来自海外的祝福与关怀。

作者:Pearl 2009

我们是居住在澳洲墨尔本的一群人士,虽然目前住在外国,但当中许多曾经是马来西亚或亚洲其他国家移民过来的。最近浏览部落格看到武吉公满“抗山埃,保家园”的部落格撰稿人面对生命威胁的传闻。

我们身在国外,不能做什么,但是因为我们的家人还在大马,武吉公满村民就是我们的父母兄弟姐妹。看到3000马币收买人命的传闻实在令我们为这些村民的安危感到担忧。
我们和一些朋友闲聊的时候总会说因为治安不好、工作机会不平等所以才会移居国外。所以我们仍然能够感受到这班为了让更多人加入援助武吉公满面对的生态危机的博客们,可能面对的威胁。

如果3000块可以收买人命,那些人的生命也真是太贱价了,但是我们更可怜的是那些如果愿意收取3000元铤而走险杀害人命的这些人。试想为什么这些消息会被传开?如果不是有正义感的村民听到这样的消息把它传开后,可能没有多少人知道,当然包括在外国的我们也不会联想到,如果这些博客遇害是因为在部落格写反对生态危机的文章。我们打电话问了一些村民,听说那些听闻传闻的朋友很担心他们所认识的这些从事网络环保运动的朋友的安全。

如果那些“杀手”真的收了3000块,他们良心何在?他们真的以为会神不知鬼不觉吗?

在退一万步想,如果这些3000块买凶杀人的消息其实不是真的,只是用来威胁人心,特别是那些博客的家人可能会为了亲人的安全劝她们不要写,或者不要公开自己的身份。就如现在部落格的撰稿人已经表明为了安全起见不会出席公开活动。如果只是进行心理恐吓,能够阻吓博客写文章,那他们也算失败了,因为当消息传开后,我们看到很多网友、朋友都很关心他们的安危。这说明了他们所做的事情是很有意义的,是能够帮助到面对生态危机威胁的村民的。

反而如果有心人真的以为恐吓博客或村民,可以达到不需要诚实地向环境专家报告武吉公满因山埃采金导致村民的恐慌与最近的生物频频死亡的迹象,那他们的小动作反而引起更多人的关注。相信会有更多声讨无良集团的行动会在近期展开。

武吉公满村民及对网站贡献力量的朋友不必害怕,我们海外朋友也会为你们祈祷,也会不断的写一些文章来支援你们。因为你们正在为我们保护父老乡亲的家园。我们身在国外,为了工作和照顾自己的家庭不能亲自到场为大家打气,但是我们希望那些正义感的媒体愿意登我们这篇读者来函。

最后希望看到我们这心声的朋友转告大家,做对的事情不要有感到害怕,但是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保护好自己,因为你们是我们安全家园的守护者,我们敬爱你们。

2009年9月30日星期三

唉。。。又见山埃


中国报930封底报道

惡臭瀰漫‧蔬果枯死武吉公滿村民驚慌
***********
報導:和觀娣
***********

(勞勿29日訊)勞勿武吉公滿新村今年初以來,村內時常瀰漫難聞的臭味,村民在屋邊栽種的蔬果也無故枯死,令村民恐慌不已!

住在該村大街的老婦李福友(73歲)揭露,她在屋后栽種十多年的柚子樹,向來長得非常茂盛,結果纍纍,羡煞左右鄰居。

“今年初開始,柚子樹的枝干、葉子和果實出現乾枯及掉果的現象,須勞動鄰居用鋸子鋸掉,令我深感心痛和無奈。”不但如此,種在柚子樹旁的多棵辣椒樹也相繼枯死,被迫連根拔掉。

*********
鳥蟻離奇死
*********


《中國報》記者今午針對網上新聞報導,指武吉公滿新村最近出現小鳥、壁虎及螞蟻等小動物的屍體,引起當地居民驚慌,懷疑有關小動物是否因吸食過量毒氣而死亡的課題,前往該村實地探訪。多位婉拒姓名及照片見報的村民受詢時皆異口同聲表示,今年初至今,全村各角落即不時飄散難聞的臭味,許多皮膚敏感的村民,相繼出現全身發痒、呼吸困難、眼睛紅腫及喉嚨疼痛等不適症狀。不過,他們沒有發現小動物中毒死亡的屍體。雖然如此,他們強調,沒有發現,並不等于沒有發生。

武吉公滿蔡豆腐廠東主蔡觀送受詢時証實,該村很多村民前晚都嗅到一股異常難聞的臭味,有些敏感的村民甚至嗅到嘔吐。由于他沒有飼養鳥類等小動物,是否有小動物因為嗅到臭味中毒死亡,就不得而知。

2009年9月22日星期二

1017中秋晚宴入场柬

本人很想参加1017中秋晚宴,但是晚宴一票难求,现在希望通过网络能够找到或者希望有心人能够出让三张晚宴入场柬。希望各界能够出让入场柬者连络本人,本人在此致以万分谢意。

2009年9月16日星期三

把根留住


把根留住

多少臉孔茫然隨波逐流 他們在追尋什麼

為了生活 人們四處奔波  
卻在命運中交錯

多少歲月 凝聚成這一刻 
期待著舊夢重圓 萬涓成水終究匯流成河 
像一首澎湃的歌

一年過了一年 啊 一生只為這一天 

讓血脈再相連 擦乾心中的血和淚痕 

留住我們的根

2009年9月12日星期六

1017 千人中秋晚宴




续6月23日于隆雪华堂举办的<黄金vs人命>讲座之后,10月17日(星期六)预您一起同赴千人晚宴--把根留住。爱劳勿中秋晚宴。晚宴将以歌舞和话剧表演穿插演讲的方式进行,主讲人包括工业与环境安全顾问陈慧君、时事评论员凌国文、隆雪华堂执行长陈亚才。
************************************************************
已经开始售票啦!(RM30.00一张)。咨询: 劳勿区 019-9878831 吴先生,吉隆坡 017-5009200 Lee,03-22746645 隆雪华堂。p/s : KL的朋友已经可以在隆雪华堂购得T-shirt, Car sticker 和晚宴入场券。至于希望邮寄的外坡朋友,可以将个人姓名、电话、地址,以及欲购买的详情和数量,电邮至bancyanide@gmail.com,负责人将与您联络。另外,千人宴当天也有义卖衣服和车贴。
************************************************************
背水一战,绝不妥协